始终保持一股韧劲 ——记湖南省道县监委委员熊立有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03-11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曹静静 通讯员 周林 何俊宏

  作为县监委最年轻的委员,熊立有却有着多年的办案一线工作经历。他从事纪检监察工作十五年,查办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案件113起,其中涉及处级干部13人、乡科级干部60人,移送司法机关46人。由于出色的工作表现,2017年他被评为“湖南省纪检监察系统先进个人”。


  “‘黑伞’不除,寝食难安”

  “查办腐败案件,不仅要有胆识,也要讲究策略和方法,同时还要有啃硬骨头的拼劲和韧劲。”熊立有说。

  一次,有群众举报道县存在黑恶势力开设地下赌场,有公安干警涉嫌充当保护伞。时任县纪委监委纪检监察室主任的熊立有接案后,带领专案组展开调查。经过前期调查取证,办案组确认辖区内一名警察涉案。但当办案人员到派出所了解情况时,涉案警察却不知去向,派出所所长对此也是一问三不知。

  办案人员来到该警察的家中,结果又扑了个空。熊立有和同事们只好在附近蹲守。但几天过去了,仍一无所获。

  这时,专案组内部出现意见分歧,有人认为:“他肯定已经得知消息出逃了,这样蹲守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从长计议。”但熊立有却坚持认为:“从接到举报到立案时间很短,对方出逃的可能性不大。我们必须一鼓作气,一追到底。‘黑伞’不除,寝食难安啊。”

  后来,熊立有和专案组人员到该警察家对面的顶楼蹲守时,令人惊讶的情况出现了。“当时我爬上顶楼,第一眼看到的是有人正站在对面的顶楼上。再仔细一看,这不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吗?”熊立有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我们在监视他家,他在顶楼上监视我们。”

  最后,专案组查出该警察所在派出所所长也是地下赌场的保护伞,该警察和所长都受到了党纪国法的制裁。

  “如果我们当时放弃了对那名警察的蹲守,他很可能就会出逃了,那么我们就失去了查办派出所所长的重要线索,很可能这个案子就不了了之了。”熊立有说,查案子必须要有一股韧劲。

  有一次,熊立有奉命调查一起党员干部受贿案件,此案涉及县直部门的一名局长,但证据不充分,需要向行贿人调查取证。而行贿人是一名外地商人,产业颇丰,实力不凡。

  “他提出来可以配合调查,但因其他原因,让我们去桂林会面。”为了将腐败分子绳之以法,熊立有接受了这一提议。

  “在桂林的约定地点,那名商人带了四个身材魁梧的保镖,几台豪华车一溜儿排开,阵势很大。”熊立有回忆,当时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对方很可能还有涉黑背景,如果处理不当或者起了冲突,不但取不到证据,还可能会有危险。“所幸,通过几个小时的谈话取证,我们成功拿到了证据。”


  “违背原则的事我不能做”

  “查办案件就像做奥数题,刚拿到题目时会觉得很难,但只要功夫深,肯定能找到突破口,一旦解出来,就会有成就感。”熊立有和其他基层纪检监察干部一样,经常要面对复杂的人际关系带来的各种阻力。

  “你有没有经历过被曾经很关照你的领导指着鼻子骂?”熊立有说他经历过。在查办一起案件时,单位一名同志牵涉其中,而一位曾经给予熊立有很多支持帮助的老领导希望熊立有手下留情,保全这位同志。

  当老领导让熊立有“关照关照”的话刚出口,熊立有就耿直地顶了回去。老领导当时就发了脾气,直骂熊立有忘恩负义、没有良心。“事后我难过了好一阵子,但我是一名纪检监察干部,违背原则的事我不能做,查办案件必须实事求是。”

  有一次,在查办一起贪污案时,被调查对象熊某,与熊立有是一个村的。熊某试图通过熊立有的亲属向熊立有送钱送物以减轻处罚,都被熊立有严词拒绝。后来,熊某又托人找到了熊立有的父亲来找熊立有说情。

  “孩子,熊某跟咱们家虽然已经出了五伏,但咱们毕竟是一族人。这几年,他为村里办了不少事,村里人都感激他,你能帮他就帮一下,能放他一马就放他一马……”熊立有的父亲为此事专门赶到他单位。

  “爸,您放心,我肯定会帮他。我要他主动交代问题,才是真正帮他。”熊立有耐心说服父亲,争取理解与支持。

  熊某最终向组织如实交代了自己的违纪违法问题,并诚恳地表示愿意接受组织的任何处分。

  熊立有说,从成为纪检监察干部那一天开始,他就有了面对挨骂的心理准备。这些年,他也不清楚得罪了多少人,以及有多少亲情友情因为这份工作而变得疏远,但他问心无愧,也从不后悔。


  “干纪检监察工作无怨无悔”

  熊立有从事纪检监察工作多年,常常对家人心存愧疚。因为加班和出差是熊立有生活的常态,所以,家庭重担都压在妻子一个人身上。

  有一年,熊立有被抽调到永州市纪委办案,离家时女儿尚在襁褓,回家时女儿已经会说话了。进门时,女儿第一次喊他爸爸,熊立有惊喜之余却有些心酸。

  “可能妻子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要不然她怎么就选择了我呢?”熊立有说,和妻子谈恋爱时,工作与家庭难以两全的问题就经常摆在他们面前。

  那时,熊立有正处于热恋之中,每天都要和妻子通一次电话。一次,在查处一起侵占退耕还林款案件时,熊立有到一个偏远的村子核查。但由于该村地处山区,没有手机信号,所以核查那几天里熊立有和妻子失联了,妻子急得直哭,跑到县纪委找领导说:“熊立有丢了。”时至今日,这件事仍然被领导和同事拿来打趣。

  妻子生第一胎的时候,熊立有没能陪在身边。妻子生二胎,熊立有承诺说一定要陪在妻子身边。

  妻子的预产期在去年4月底,但是4月4日上午,熊立有接到单位电话,他被临时抽调到省纪委办案,当天下午就要赶到长沙报到。4月19日,熊立有接到家人电话,妻子有早产迹象。这时,他还在一千多公里外的华东某市调查取证。等到熊立有赶回永州,妻子已经进了手术室。

  看着刚刚做完剖宫产手术的妻子,熊立有心里五味杂陈:“这些年来,对妻子,对这个家,我真的是心存愧疚。”

  人的一生要做出很多选择,选择了什么,也就意味着要放弃些什么。熊立有选择成为一名纪检监察干部,选择了与腐败分子作斗争,也就意味着放弃了更多与家人团聚的时间,放弃了一些普通人享有的天伦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