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亳州探索以乡镇纪检监察工作协作区为载体的体制改革:“纪检监察就在咱老百姓身边”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3-25

图为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纪委监委第一协作区干部近日在五马镇五马村向群众了解有关问题线索。邓士强摄

  一方面,七成以上信访举报来自农村基层,监察体制改革后监察对象增加2.7万;另一方面,乡镇纪委力量薄弱、没有监察职能,易受“熟人效应”影响,不敢、不能、不会监督问题凸显……

  这是近一年前摆在安徽省亳州市纪委监委面前的难题。怎么解决?

  不增加机构、不增加人员编制、不增加职数,办公区由闲置的乡镇站所改造而成,赋予监察职能……20184月起,亳州积极探索推进纪检监察体制改革,建立了以乡镇纪检监察工作协作区为主,“村级纪检委员+政治生态活页夹”为辅的机制,形成一张全覆盖的“基层联动监督网”,让群众切实感受到纪检监察就在身边、正风反腐就在身边。

  破除“熟人效应”,解决“不敢”难题

  313封举报信,22个问题……2015年以来,涡阳县标里镇汪庄村村民多次反映村党支部原副书记曹永军套取土地补偿款、向建房村民索要钱财、作风霸道、打骂群众等问题,但很长时间内村民都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为何屡次反映却得不到解决?事实上,涡阳县标里镇纪委多次对这件事进行核查,但是由于曹永军在当地势力较大,村民一方面认为镇村干部都是曹永军的熟人,“查不出来什么”,另一方面也因惧怕不敢提供证据。加之当时镇纪委力量薄弱,“不敢”碰硬,导致每次核查都因证据不足而搁置。

  2018年,涡阳县积极探索推进监察职能向基层延伸,在每45个乡镇(街道)设立1个纪检监察工作协作区。协作区由县(区)纪委常委(监委委员)分管,主任由县(区)纪委监委室主任兼任,成员由乡镇纪委副书记、专职委员等10人左右组成。协作区在县(区)纪委监委的授权下开展工作,主要职责是开展监督检查、审查调查和宣传教育。乡镇(街道)纪委接受协作区的业务指导并协助协作区开展工作。

  “目前,曹永军已被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这是协作区成立后,查办的重点案件之一。”涡阳县纪委监委第三协作区主任周毅表示,“协作区代表县纪委监委,群众认为这是上级机关,增强了信任感。此外,我们采取交叉办案方式,既减少外部干扰,也减少了群众反映问题的压力。”

  “之前在基层从事纪检监察工作,‘熟人效应’是难免的。”在乡镇已经工作24年的涡阳县纪委监委第三协作区工作人员、陈大镇纪委副书记刘建军对此深有感触,“曹永军案件是协作区成立以后,我首次参与的跨乡镇办案,‘熟人效应’明显减少,办案力量增强了,群众也更信任了。”

  不仅如此,协作区日常监督工作的加强,也促使干部作风实现了转变。

  不打招呼、直奔现场,谯城区第五协作区在日常督查中,发现观堂镇晨光村委会副主任张从锋工作日中午饮酒,在群众中造成不良影响,张从锋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虽然知道工作日中午不允许喝酒,但以前认为中午在村里喝几杯,没人会发现。”在开展受处分党员干部“暖心回访”时,张从锋告诉回访人员,“现在真的认识到了错误,不仅我,我们村所有村干部工作日中午都再也不敢喝酒了。”

  “现在纪检监察就在身边,党员干部无形中就感受到了压力。”谯城区十河镇党委书记刘启明说,“我们镇地处城乡结合部,项目多,信访举报量也比较大。协作区成立后群众参与度很高,现在到镇里反映问题少了,去协作区的多了,基层纪检监察干部比以前工作更充实了。”

  截至目前,亳州市已建成纪检监察工作协作区21个,均设有规范的谈话室、监控室、医疗室等,实现了对88个乡镇(街道)全覆盖。改革后,一批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涉黑涉恶“保护伞”问题积案被查处。

  “协作区的干部经常到村里和我们聊天。以前感觉纪委离得比较远,有时找村干部办个事都很难,现在纪检监察就在咱老百姓身边,干部的作风正了,群众的心气顺了。”谯城区大杨镇郭万村村民朱从伟说。

  赋予监察职能,解决“不能”难题

  利辛县大李集镇李集村的解强是村委会委员,主持村委会工作。群众曾举报解强涉嫌非法套取危房改造资金,但因其不是党员,镇纪委又没监察权,相关问题的处理一度停滞。

  去年乡镇纪检监察工作协作区成立后,在问题线索集体排查会上,利辛县纪委监委又重新梳理了这个问题线索。该县纪委监委第一协作区主任王斌表示,“解强虽然不是党员,但是他主持村委会工作,行使的是公权力,属于监察法规定的监察对象。乡镇纪委之前没监察权,但亳州市纪委监委专门下发《关于加强乡镇纪检监察工作协作区建设的实施意见》后,明确协作区是在县纪委监委的授权下工作,可以对其进行监察调查。”

  很快,第一协作区组成核查组,查清了相关事实。解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套取国家危房改造资金共计7.5万元。目前,该案已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如果不是协作区统筹办案,这个问题现在可能还难以解决。现在不仅查清了举报的问题,还追回了相关款项,彻底解决了群众的问题。”王斌表示,“以前乡镇纪委不能解决、解决不了的问题,协作区都解决了,这就是协作区最大的好处”。

  有着同样感受的,还有蒙城县双涧镇纪委书记郎国景。

  从事乡镇纪检工作近十年的郎国景是个“老纪检”,但去年年底群众反映王湾村党支部原书记杨俊伍贪污工程补偿款等问题时,他一时间还是有点头大。

  “18项大问题、30多个小问题,涉及156户群众,问题时间跨度10余年,调查取证难度很大。我们也想尽快解决,可实在推不动。”一筹莫展的郎国景想到了协作区。

  “这个问题属群众联名举报,涉及面广、工作量很大,指望乡镇纪委派人专门查这个,是不可能的,而且稍有不慎就可能走漏风声,导致调查陷入困境。”蒙城县纪委监委第二协作区主任慕登峰说。

  如何打破僵局?蒙城县纪委监委第二协作区统筹下辖4个乡镇10多名纪检监察干部,集中协同办案,重拳出击、快查快处。两个星期的时间,协作区办案人员走访群众59户,调取县水务局等相关部门证明材料6份,开展谈话118人次;查明杨俊伍利用职务之便,非法占有占地及树木补偿款2.09万元,收受2万元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等问题。杨俊伍受到开除党籍处分。

  “以前遇到棘手的问题,乡镇纪委没有足够的手段去查,也查不了,协作区有监察调查权,又有相应的人手和物质保障,解决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就更快捷了。”利辛县纪委监委第一协作区工作人员沈凯良说。

  聚焦能力建设,解决“不会”难题

  谈起去年年底查处的杨岗村那起案件,谯城区十河镇纪委书记李井罹记忆犹新。

  去年底,十河镇卫生院慰问杨岗村贫困户,给了2000元慰问金,由村委会主任代收并给卫生院打了收条后,将该慰问金交给了村会计。然而村会计并没有把慰问金给贫困户,而是自己“拿”了。

  “我们在调查时,村主任说慰问金已经给会计了,但是会计就是不承认。这时候我们就感到很棘手。”2016年转岗到乡镇纪委工作的李井罹,很少办这样的案子,当时就蒙了。

  于是李井罹找到了谯城区第三协作区负责人、区监委委员路德彬。